最新 热点 图文

看看枪击案之后,美国人做了些什么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7-10-09 15:37)
文章正文

  

  今天故事的主题是

  「 美国枪击案

  1

  美国爆发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案,59死527伤。

  当地时间1号晚上,拉斯维加斯,一个64岁的白人男子,躲在酒店32层房间的阳台上,居高临下,向附近正在参加音乐节的4万名观众,扫射。射击总共进行了3次,每次长达5分钟。

  

  这样的事在国内同样引起关注。但人们的焦点,很快从对死伤者的缅怀,转移到了一些其他问题上:“美国应该禁枪,坏人总有办法搞到枪”,“这就是自由的代价”,“再也不想去美国了”。有媒体的评论是这样的,在枪击案问题上,美国给世界做了不好的示范,不正视问题,不采取坚决的措施。

  美国社会看上去真的问题很多。但美国社会真的像微博上那些极端留言里说的那样,要完蛋了么?

  2

 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端案例,川普把它叫做“纯粹的邪恶行为”。但一个社会有没有完蛋,不应该只看它发生了什么极端事件。还应该看极端事件发生之后,社会的反应机制有没有失灵。

  以公共意识活跃的体育界为例。詹姆斯在推特为受害者祈福,感叹他们地狱般的经历;科比转发了奥巴马的祈福推特。NBA季前赛上,小牛和雄鹿,湖人和掘金,都在赛前为受害者默哀。

  

  

  希拉里连更了3条推特。其中一条是这么写的:“悲伤是不够的。现在我们必须把政治放在一边,和全美步枪协会一起,想办法组织这类事情再次发生。”

  

  在灾难面前, 美国人把政治放在一边了。

  3

  坚守原则,超越分歧,这个事情听起来简单,但做起来很难。因为签证问题延后来中国的勇士队主教练科尔做了一个示范。

  上个月,川普几乎得罪了整个美国体育界。先是辱骂在国歌仪式中跪地抗议的NFL球员“婊子养的”,要把他们赶出美国,解散NFL联盟。然后在推特上向库里开火,说他一直犹豫不决,并宣布撤回对勇士白宫行的邀约。

  勇士主教练科尔怒了。他洋洋洒洒在美国的《体育画报》上写了篇长文,回应川普的攻击。娓娓道来,有理有据,堪称怼人界的教科书。

  科尔先亮明态度,说川普这次怼人完全无中生有,库里早就说了不去白宫。然后教川普做人,作为一个总统,他应该接受批评,保持一定程度的尊重和自尊,而不是愤怒地发泄。最后承认,现在川普才是代表美国的人,请他不要分裂美国。

  “我和所有人一样都很想批评川普,但现在是时候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了。没有必要去陷入言语的争斗,最重要的是,作为一个集体、一个国家和一个人类,我们需要将那些重要的价值观悬挂于头顶。尊敬的川普先生,关键在于:你才是总统。你代表了我们所有人,不要分裂我们。”

  “你才是总统,你代表了我们所有人”,这句话就是一种公共意识素养。

  4

  观点很难达成共识,但关怀可以。这样的关怀,是一种社会共识。

  霉霉和Lady Gaga发了推特。正在开演唱会的水果姐,专门唱了首歌,送给枪击案遇难者《Power》。《银翼杀手2049》取消了在好莱坞的首映礼红毯活动。

  

  说到水果姐,她一直都是非常任性的价值观捍卫者。去年11月,她本来要作为压轴嘉宾,来中国参加天猫双11晚会,但就在出发的前两天,川普当选了,她支持的希拉里落选了。她取消了来华行程,连钱都不赚了。

  整个美国都是行动派。

  川普要求白宫降半旗致哀,第二天,整个拉斯维加斯的国旗都降了一半。当地民众自发到血液中心,为受害者排队献血。还有人带来食物和水,送给献血者和志愿者。主干道街头的广告牌也换了新的,呼吁人们献血。

  

  

  5

  人性本恶,任何社会都会有极端事例的发生。

  我们在讨论和理解它们时,首先该有同情心,这不是滥情。就像在法国巴黎,埃菲尔铁塔也为枪击案的遇害者关灯默哀。最容易理解的价值就是生命的价值。

  

  还应该有反思,但这种反思不是为了塑造心理优越感,而是应该看到一些建设性的因素。

  想像一下,如果没有枪击案,拉斯维加斯海岸,正在举行91号公路“收获”音乐节,著名的乡村音乐歌手贾森·阿尔迪恩正演唱最后一首歌。这个音乐节连续三天,这是最后一晚。这个地方已经连续4年举办音乐节了,每次都有4万名观众现场狂欢。

  

  一个有娱乐,有音乐的地方,多么欢乐呀。

  5

  还有影响大众,积极表达态度的体育联盟。

  这些联盟不仅仅代表着专业体育的顶尖水平,还能代表大众。他们在公共事件中发言,表态。说个最近的例子。上月底,彭博商业论坛在纽约举行。詹姆斯受邀录了个开幕短片,短片中,他说,“我们是领袖,我们都清楚全世界的人民都需要我们把世界变得更美好。”

  

  这个论坛是马云参与联合创办的。出席论坛的,都是能改变世界的人物。除了马云,还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、法国总统马克龙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。

  小牛老板库班是反川普先锋,曾在川普竞选时,公开喊话:“川普,我挺喜欢你,我们还是朋友,但你真是个傻X。”NBA传奇老爷子拉塞尔,已经83岁了,为声援被川普辱骂的NFL球员,戴着总统自由勋章跪地抗议的,“我很自豪地单膝跪地,同时我昂首屹立对抗这社会的不公正。”

  

  还有川普,即便广受质疑,依旧是美国人选出来的总统。就像反对他的科尔对他说的那样,“你才是总统,你代表了我们所有人。”

  6

  最后,讲一个美剧里的故事。美剧《新闻编辑室》第一季第一集开头有一个片段,讲的就是美国社会完蛋了。

  著名的电视人威尔拒绝说出自己的主张,不论什么问题,都回答一句话,“因为他是纽约喷射机队的粉丝。”一个大二女生站起来,问另外两位嘉宾,为什么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。一位答了多元和机会,一位答了自由。威尔还在打太极,“纽约喷射机队”。当主持人再次逼问,他发飙了,“美国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。”

  

  现场一片哗然。

  他对提问的大学生开火了,“从来没有证据支持我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这种说法。”

  我们的识字率排名第7,数学第27,科学22,平均寿命49,婴儿死亡率178,家庭收入第3,劳动第4,出口第4,只有三个领先全世界。监禁人口率,成年人相信天使是真的的人数和国防开支。国防开支比26个国家加起来还多,其中25个是我们的盟国。”

  他的女制作人在人群中给他写了一句提示:美国不是,但CAN BE,它可以是。

  

  不妨让我们大段地引用一下他最后的陈辞:

  “我们曾经支持正确的事情。我们为道德而战,我们向贫穷开战,而不是穷人。我们建造伟大的东西,完成不可思议的科技成就。探索宇宙,治愈疾病。培养出最伟大的艺术家,和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体。我们触摸星星,像人一样光明正大。我们不会用上一次支持了谁,来定义我们自己。不会如此容易害怕。因为有人告诉我们,这样是真正伟大,值得尊重的。”

  

  这当然是精英腔调的,抒情的,但一个大学女生和一个对社会失望的精英之间的对话,却是一种对社会认知达成共识的演练。

  这种演练,好像在我们的生活中变得越来越不需要,但詹姆斯,科尔,科比,拉塞尔这些体育大咖,做了良好的示范。

  在极端事件面前,一个社会的良知,公众意识,他们的公众人物有没有责任和担当,所有这一切,会不会有组织地发挥作用,是一种视角,这种视角比优越感更重要。

  【END】

  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